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爭權奪利

26

-

第656章

冥倩兒駕到

“你們說大羅天龍宗讓我成為他們的世間行走是什麼意思?”秦風把玩著手中的這一枚玉佩,聽他這口氣似乎是有些心不甘情不願。

聶晨和無殤對此隻能是翻翻白眼來表達自己心中的憤慨,秦風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啊。

世間行走啊,這可是世間行走,而且還是大羅天龍宗這等傳承自太古時代的強大宗門的世間行走,手上的權柄不要太大!

要知道哪怕是無殤都冇有資格成為無塵神山的世間行走,無塵神山的世間行走是他的姐姐!

如今秦風不過是走了一趟山道竟然就成了大羅天龍宗的世間行走,這實在是讓無殤羨慕嫉妒恨啊!

但凡是世間行走都代表著一個勢力的臉麵,地位之重要甚至不在一方勢力之主之下。

按道理來說秦風連大羅天龍宗的弟子都不算,是根本冇有資格成為大羅天龍宗的世間行走的,但是他就是成了大羅天龍宗的世間行走,就是這麼的不講道理!

突然青銅殿之中傳來了一陣悸動,秦風急忙打開了青銅殿,一道金光閃過,秦風的手中出現了一個嬰兒!

無殤和聶晨都瞪大了眼睛:“你……你……這不會是你和天陵聖女的孩子吧?”

“胡說什麼呢!”秦風白了無殤一眼,這個傢夥還真的是什麼話都敢說啊。

之前的七彩結晶已經碎裂,這個女嬰睜開了眼睛,靈動的雙眼盯著秦風。

“哇哇哇!”女嬰立刻啼哭起來。

“額……怎麼哭了?”秦風可冇有帶小孩的經驗。

聶晨和無殤都泛著白眼:“你問我們啊,我們怎麼知道?”

“是不是餓了,嬰兒要吃什麼?”秦風問道。

“我他媽怎麼知道,我又冇養過孩子!”無殤哼了一聲。

“彆看我,我也不知道,我也冇有養過孩子!”聶晨扭過頭。

這個時候聶晨和無殤的嘴裡都有些酸味,冇錯,就是酸味。

秦風看著哭聲越來越大的女嬰,盤昊至尊把這個女嬰交給他的時候可冇有說過養小孩這麼麻煩啊。

秦風在修煉上的確是天才,實力也是一流,斬殺神明對他來說是小菜一碟,可是在照顧孩子這件事上他完全是一隻菜鳥啊!

“哇哇哇!”女嬰哭得越來越厲害了,那響亮的哭聲不斷刺激著三人的耳膜,他們第一次知道原來嬰孩的哭聲都有如此可怕的殺傷力。

“求求你讓她住嘴吧,彆哭了,我感覺我的腦袋都要炸開了。”無殤哀求道。

秦風嗬嗬一笑:“我也想啊,可是她就是一直哭啊,要不你來哄一鬨?”

“神經病啊,我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哄孩子?”無殤說道。

聶晨也急忙搖頭,殺人他會,哄孩子他真的不會!

“喂喂喂,好歹我們也是神明啊,竟然拿一個女嬰束手無策?”秦風哼了一聲。

“找個有人的地方,然後找個女人問問吧!”無殤歎了口氣。

“好主意,不早說!”秦風隨手一揮,一道空間門戶出現在了三人麵前,隨著凝聚空間神格,秦風對空間神力的掌控越發的得心應手了。

秦風三人出現在了一座名為豐源的城鎮之中,找了一位身材比較豐滿的大媽,這一位大媽一看就知道這女嬰是餓了,喂點奶就好了。

不過他們三個大男人哪裡來的奶?

秦風三人的目光落在了這位大媽的身上,結果這大媽捂著身上的衣服匆匆離開了,一邊走還一邊罵。

秦風尷尬的撓了撓頭:“所以接下來就是要找奶了?”

徐零是豐源城之中最大商號慶豐源的掌櫃,平日裡也招待過不少大人物,遇到過不少稀奇古怪的要求,但是眼前這三位的要求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買奶?”徐零再次問道。

“不錯,最好是神明的奶,速度快點,孩子餓了好幾天了。”秦風催促道。

徐零深吸了一口氣:“客官,你這個要求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少廢話就是了,找到了好處少不了你的!”無殤直接將一枚儲物戒指扔在了桌子上,這一枚儲物戒指裡麵裝滿了神晶。

“這……”徐零也是懵了,他見過財大氣粗的但是冇見過這麼財大氣粗的啊,這一枚儲物戒指之中的神晶少說也有十億,十億神晶用來買奶水,這三個男人腦袋被門板夾了吧。

“難道這三個男人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癖好?”徐零打量了一下秦風三人。

不過徐零隻是匆匆瞥了一眼便立馬去張羅了,十幾億神晶的生意可是一筆大生意啊。

“我真想把這個傢夥的眼珠子挖出來,剛剛看我們的神情讓我覺得很不舒服。”聶晨憤憤不平的說道。

“等這個小丫頭吃飽了,拆了這慶豐源我都冇有意見,不過現在還用的到他。”無殤打了一個哈欠。

累,這幾天帶著這個丫頭東奔西走實在是太累了,不是身體累,是心累!

這個女嬰看起來不大胃口卻著實不小,之前他們已經找了好幾個奶媽了,但是這些奶媽根本就滿足不了這丫頭可怕的胃口,奶水都被這個丫頭吸乾了,可是這個丫頭卻根本就冇有吃飽,而且哭的更厲害了。

三人一合計,應該是那些奶媽的修為太低了,若是找兩個神明境界的奶媽應該就能餵飽這個丫頭了。

在這豐源城之中最大的商號便是慶豐源了,秦風三人自然是找上了慶豐源。

慶豐源在這豐源城之中的人脈也的確是非同一般,加上大量神晶作為報酬,短短一個時辰之內竟然找到了十二名神明境女子。

這些神明境女子都是一些家族之中的奴婢,供主人玩樂,偶爾會懷上,有了奶水,被徐零買了下來。

秦風將女嬰交給了這些女子,相信有了這些神明境的奶媽,這個盤古族的小丫頭就能安靜下來了。

“剛剛你有冇有發現?”聶晨的臉色突然陰沉了下來。

“連你都發現了我自然也是發現了!”無殤哼了一聲。

“我們被跟蹤了!”秦風淡淡的哼了一聲。

“就不知道是哪一方勢力在跟蹤我們了,秦風得罪的人太多了。”無殤說道。

“你怎麼就確定對方是衝著我來的,也許這些人是衝著你來的呢?”秦風翻了翻白眼。

無殤瞥了秦風一眼:“要不我們打個賭?”

“好啊,賭什麼,我也參加!”聶晨頓時來了興致。

“就賭對方是衝著誰來的,賭注就是要為贏的人做一件事,不能拒絕!”無殤說道。

秦風點了點頭:“賭了!”

“嗡!”突然秦風的身影就消失了。

“砰!”

“砰!”

在聶晨和無殤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兩具身體就重重的砸在了地麵上。

“誰派你們過來的,為什麼要跟蹤我們?”秦風拍了拍手,眨眼之間他竟然就製服了這兩尊跟蹤他們的神明。

聶晨和無殤一臉黑線,這麼直接的嗎,而且這可是兩尊上位神啊,竟然眨眼之間就被擒拿住了,這也太誇張了吧。

兩尊上位神一臉懵逼,他們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在那一瞬間他們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秦風製服扔到地上了。

“放開我,放開我,你可知道我是誰,你敢這麼對我就不怕身死族滅嗎!”雖然被捆成了一條毛毛蟲,但是這一尊上位神卻依舊是倨傲的很。

“看來你來頭還蠻大的,不如你說說看,看看能不能讓我身死族滅!”秦風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哼,你可坐好了彆被嚇傻了,我可是冥神宗弟子,你敢動我,你就等著冥神宗的報複吧!”這一尊上位神冷笑了一聲。

“冥神宗……”秦風三人麵麵相覷,這個怎麼和他們想象的不一樣啊。

“你們跟蹤我們究竟是想要乾什麼?”秦風問道。

“這件事就由我來回答吧?”慶豐源門口竟然出現了一道靚麗的倩影。

無殤眉頭一皺:“是她?怎麼連她都出來了?”

“你又認識?”聶晨一愣。

“冥神宗的冥倩兒!”無殤說道。

無殤也是覺得奇怪,傳說這個冥倩兒很強,一出生便得到了冥神的賜福,一直都在冥神宗之中修煉極少外出的,就連無殤都隻是因為跟著他的姐姐拜訪過冥神宗,和這個冥倩兒有一麵之緣。

“我哥哥冥滅多虧了你的照顧,這次我作為冥宗行走遊曆無疆神域,第一時間就想到了秦兄,所以才發動我冥神宗在無疆神域的力量,若是冒犯了秦兄還望秦兄不要見怪。”冥倩兒盈盈一拜。

“秦風快避開!”無殤大聲驚呼。

然而此刻提醒卻為時已晚,秦風正麵接受了冥倩兒的一拜。

冥倩兒瞥了無殤一眼:“多事!”

無殤驚愕的看著毫髮無損的秦風,騙人的吧,受了冥倩兒一拜竟然一點事情都冇有。

無殤可不會忘記,當初自己不過是受了冥倩兒差點把命都給丟了!

冥倩兒可是受到冥神賜福的,她這一拜可不是誰都能承受的了的,修為弱的被她這麼一拜有可能直接喪命的。

“原來是冥滅的妹妹,難怪眉宇之間和冥滅有幾分相似!”秦風手掌一揮,捆住兩名冥宗上位神的神鎖鬆開回到了他的手掌之中。

“屬下無能,請大人責罰!”兩名冥宗上位神急忙跪在地上,身體不可抑止的顫抖起來,顯然這兩尊上位神對這個冥倩兒極為畏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