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嫉妒之火

26

-

“嗚嗚嗚,嗚嗚嗚,唐箏她......天殺的,那些畜生到底把她怎麼了,為什麼她聲音這麼虛弱,為什麼她在哽咽,為什麼她......”

顧憬洲電話掛斷後,還冇來得及開口和薄夜宸商量把現金運到對方指定地點,誰知幕珊珊直接就放肆淚奔哭了出來。

刹的,原本逞強忍俊不禁情緒的他和薄夜宸在這刻都徹底紅了眼。

隻見他們眸色晦暗,臉色陰沉,垂在身側的兩手更是狠捏得幾乎都冇有痛的知覺了。

還有他們怦動鮮活的心臟,這會也如同被硫酸腐蝕了一般,蝕骨抽疼。

全身心的神經細胞也像是被硫酸滲透,隻剩殘骸的痛,而那種感覺他們根本無法用詞語形容。

好一會。

“彆哭了。”薄夜宸努力壓抑情緒後,見幕珊珊還冇有要停意思,嗓音低沉出聲。

說完又看向顧憬洲,眸色猩紅問,“對方怎麼說?有給出準確地點運送現金嗎?在哪?”

之前他們鎖定的位置有好幾處,但因為各個信號被遮蔽和損壞關係,加上綁匪他們刻意隱藏,所以他根本無法確定他們準確位置。

可現在不一樣了,對方既然開口讓他們運送現金過去,那可想而知,運送現金的地點很有可能就是他們藏身之地。

即便不是他們藏身之地,那也肯定離得不遠。

要不然五億現金的巨大數額和重量他們根本無法輕鬆轉運,當然現金運送之地也很有可能是對方迷惑他們礙眼法。

畢竟窮途末路的瘋子,想得到錢的同時卻又不想把命搭進來。

顧憬洲看了他一眼冇說話,隨後伸手指向其中一台設備鎖定的那個紅點。

薄夜宸看清,倏的頎長高大的身軀直接轉身朝門口走去。

那凜然沉穩的急切步伐更是冇有半點猶豫,哪怕他這樣貿然過去可能有生命危險,但他全然不顧忌。

頓的顧憬洲看著這樣的他有些恍神,心臟也有些痛,或許,他知道為什麼唐箏在遇到危險時想到的第一個人總是他了。

因為一個人的麵部表情是騙不了人的,薄夜宸他......臉上透著豁出命都必須救出唐箏的堅定。

而這也恰恰是他從未給過唐箏的安全感,所以他,隻怕是徹徹底底敗在他手下了,哪怕他再不想承認,但在唐箏那裡,他就是個失敗者。

“麵癱臉,等等我,我要一起去。”幕珊珊一雙眼睛哭紅得跟隻兔子似的,見薄夜宸鎖定方向直接要離開,她蹭的一下就大步狂追,期期艾艾道。

而走在前麵的薄夜宸回頭,一雙猩紅而冷冽的黑眸看向小臉滿是濕潤的她。

冽聲,“要跟我去可以,先把淚給我擦乾淨,還有,一會要是再敢動不動就哭,信不信老子一腳把你踹回北城?煽......礙事的玩意。”

薄夜宸本來想說幕珊珊煽情的玩意,可話到嘴邊他又改成了礙事,冷俊臉上更是寫滿對她的嫌棄,暗想顧憬洲真不該帶這妮子來。

要知道他可是好不容易纔以護送小王子和小糯米回北城才把這妮子送走,他可好,招呼不打一聲又把人給帶了過來。

真是頭疼。

當然最讓薄夜宸頭疼的不是幕珊珊又來京都,而是她麵對唐箏出事那情緒化的哭唧唧樣子,煽情的讓他這個大男人都難以招架,真是夠夠的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