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右金吾衛

26

-

轟!

整個黑瓦屋頂在瞬間便是崩塌,小白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幽森的紫色閃爍著讓人渾身發麻的滲人光華。

肖煙雨身軀微微失衡,因為屋頂破碎,站立不穩,所以她拉過肖羽的身子,便是疾馳而出,落在了另外一個屋頂之上,眼眸卻是凝重的看向小白疾馳而出的背影。

“我去!前輩的傀儡……怎麼感覺不一樣了!”肖羽呆滯的看著小白那疾馳而出的背影,臉上的神色有些不可置信。

肖煙雨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很快就會知道為什麼步老闆會說你養不起小白了……”

小白有多麼恐怖,親眼見識過的她心中十分的清楚,當初她還被小白的餘波給震傷過,彆看小白模樣這麼胖嘟嘟的十分可愛,但是一旦戰鬥起來,就連八品戰神都能撂倒。

兩道紫色的光華彷彿要劃破天際一般,刺溜一聲,宛若在空氣中砸出了音爆。

步方虛弱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體內的真氣此刻已經幾近枯竭,也是有些無奈,丹田氣旋在艱難的旋轉,努力的擠出真氣,來滋潤他那乾涸的經脈。

龍骨菜刀失去真氣支撐,已經再度化作了青煙回到了他的手腕印記之中。

看了一眼那身側的巨大的魔魚屍體,步方嘴角頓時一翹。

遠處,五道裹著黑袍,帶著黑色鬥笠的身影疾馳而來,他們的速度非常快,每個人身上的氣息和修為都很強,都是達到了六品戰皇水準。

這個組合對於南城而言,簡直可怕。

“暴龍魔魚被斬,讓南城混亂的任務就失敗了,我們若是就這樣回去……會被大祭司懲罰,我們必須將打亂我們計劃的這青年抓回去,無論死活……和大祭司解釋清楚。”

沙啞的聲音響起,爾後便是紛紛有應和之聲響徹。

五道身影像是五把漆黑的長劍,劃破虛空,目標直指步方,他們的身上有殺氣湧現。

對於半路殺出來的步方,他們殺意噴湧,連最後狂暴丹藥都是使用了,七階魔魚居然依舊是被這青年給宰了,對於破壞他們計劃的人,他們自然冇有什麼好臉色。

“趁著他虛弱,殺!”

轟!領頭之人,漆黑的彎弓一撘,拉到滿弦,漆黑的箭矢散發著真氣波動在那長弓之上流轉,手一鬆,長箭呼嘯而出。

其他人也是紛紛取出了武器,殺了過來。

南城中的強者們終於是反應過來,可是根本來不及了,那漆黑的帶著可怕波動的箭矢已經快要射入那此刻正非常虛弱的步方身上。

那長箭中所蘊含的巨大力道和可怕波動,足以將步方炸碎!

“該死!你們是什麼人!”

南城的強者眼眸中流露出暴怒,怒吼出聲。

然而,那五人對於南城的強者卻是冇有絲毫的理會,目標依舊是步方。

步方挑了挑眉毛,微微有些詫異,這群人應該就是幕後操控那暴龍魔魚的人了吧,因為魔魚的死而坐不住了麼?

步方輕呼了一口氣,嘴角微微的一扯。

嗡……

兩道紫色的光華彷彿從天而降一般,瞬間便是擋在了步方的麵前。

那疾馳而來的黑色箭矢直接射在了那紫色光華的身影之上,引發出了巨大的爆炸!

煙塵滾滾而起,帶起了呼嘯的狂風。

步方從地上站起來,髮絲被這狂風吹動的獵獵作響,他的目光很平靜,看向了遠處的五個人。

煙塵散去,露出了一道胖嘟嘟的白色身影,那紫色的機械眼中彷彿帶著無儘的殺意,讓對視到那紫色光芒的人心中都是一抖,不由的瀰漫出恐懼。

步方拍了拍小白的胖嘟嘟的肚腩,眼眸中帶著一絲冰冷,冇有說什麼,轉身便是開始打量那巨大的魔魚屍體。

小白身軀一扭,頓時腳下碎石紛飛,爾後小白那原本緩慢的身軀便是迸發出了狂霸的速度,一下子便是衝到了那五個人的身邊。

“感應到對宿主的殺意,抹殺!”

一拳砸出,對著最近的那人便是撞擊而去,此刻的小白雖然是分身,個頭小了不少,但是戰鬥力也不弱,至少對付八品戰神對它而言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哢擦!

麵對小白這極具壓迫力的一拳,握著一把長刀的身影直接被砸飛,手中的長刀也是在這一拳之下,被砸的凹陷下一個圓嘟嘟的拳印。

“乾掉他!”五位六品戰皇怒吼。

漆黑的真氣從他的身上湧動而出,爾後紛紛爆發出可怕的威能,一招招帶著真氣,彷彿要具象化的攻擊轟在小白身上。

然而,卻是根本冇有造成絲毫的傷害。

小白完好無損,一巴掌扇了下去,將那帶頭之人手中的漆黑長弓都是拍的稀碎。

嘭嘭嘭!

五道人影紛紛被砸飛,撞擊在了城牆之中,將城牆給撞出了一個個巨大的凹坑。

這群人頭上的鬥笠都是碎裂,露出了蒼白的麵孔,他們的臉色白的有些古怪,完全冇有絲毫的血色。

這群人顯然是冇有料到小白的可怕戰力,眼中都是流露出不可思議,那傲立在場中的機械傀儡,如不可戰勝的魔神一般。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那青年又是何人……南城中何時出現這麼一號人物,為什麼我們都冇有收到任何的情報?”

一道人影吐出一口血,陰鷙的說道。

其他人也是迷茫,但是這迷茫持續的時間冇有多久,這幾人紛紛從懷裡掏出了一個漆黑的玉瓶,玉瓶閃爍著光澤,從中倒出了幾枚丹藥。

五人冇有絲毫的猶豫便是將丹藥紛紛服下。

在服下丹藥之後,五道人影的氣息再度攀升起來,幾乎要突破七品的門檻。

“管他是何人,不管是什麼人阻礙,我們都要完成大祭司的任務……就算是死,也不能退!”

五人的眼睛徹底的血紅,宛若狂暴的野獸一般,氣息爆發,飛速的朝著小白衝擊而去。

小白的紫眼之中冇有絲毫的仁慈,殺意湧現,爾後機械手一番,便是化出了一把巨大的大砍刀。

身形陡然一轉,消失在原地。

噗嗤一聲,鮮血飛濺而起,一道人影腦袋直接被小白一刀斬飛,整個人的身軀向前衝出幾步,最後無力的倒地。

遠處,所有人渾身都是一顫。

肖羽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屋頂上,心神都是在顫抖……

尼瑪,這……這小白傀儡為何這麼牛逼?殺起人來居然冇有絲毫的猶豫,那一刀……簡直讓肖羽都是感到自己的脖頸有些寒冷。

眾人本來以為會發生一場大戰,但是結果卻是讓他們感到有些無語。

因為場中的戰鬥,完全化作了單方麵的屠殺。

小白對這五人進行的……無情屠殺。

……

大船之上,瀚海之中。

姬成宇狂放不羈的笑聲陡然響徹,傳蕩遍四周。

連福蘭花指一捏,眼睛一眯,腳尖輕點那葉扁舟,身形居然便是輕飄飄的漂浮起來,踏空而行。

一柄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長劍的劍身之上散發著森冷的寒芒。

“這是陛下賜給雜家的玄霄劍,雜家一直不捨得用……如今,就用這把劍來押宇王你回去吧。”連福冷冷的說道,尖銳的嗓子幾乎完全變得沙啞了起來。

姬成宇大笑完畢,猛地抬頭,眼眸中充斥著暴虐和不甘。

“押我回去?連大總管,你對自己的實力也太過自信了吧?”姬成宇緩緩的解開披在身上的披風,那紅色披風落在地上,發出嘩啦聲響。

爾後在連福的目光之中,姬成宇的氣息居然開始節節的攀升。

趙如歌嘴角一翹,飄然退去,望著氣息不斷攀升而起的姬成宇眯了眯眼。

如今的姬成宇早已經不是當初的姬成宇了……

轟!!

“戰聖之境,本王一直想要見識一下,連大總管,你可不要讓本王失望啊!”

姬成宇一步邁出,居然便是那般懸浮於虛空,踏空而行,整個人彷彿一尊遠古的魔神一般,氣息十分的強盛。

被封了修為,如今破開封印的姬成宇,居然是一舉踏入了七品之境?這怎麼可能……這個才過了多久!

連福眼眸一縮,心神一抖。

宇王大手一擺,狂放大笑,一杆長戟便是出現在他手中,被他緊緊的握住,真氣旋轉,一股漆黑的氣息從他的手臂上蔓延開來。

長戟一揮,可怕的壓迫力讓連福心神一顫。

“殺!”姬成宇怒喝。

握著長戟,整個人直接一腳踩下,大海的波浪都是一掀,衝殺向連福。

長劍一擺,蘭花指一捏,連福輕歎,白髮翻卷,劍鳴長空。

這一戰……終究是不可避免。(未完待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