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新式紙張

26

-

第194章不當人爹

兩人正說話間,有丫鬟跑過來。

“霜紅姐姐,少夫人喊你回去呢!”

霜紅聽此,不再跟錢隊頭多浪費時間,小步子快跑回主院兒去。

錢隊頭看著她的身影,笑著喊著,“霜紅姑娘,下次請你喝茶!”

小跑中的霜紅耳根子立馬紅透。

陸令筠在院子裡等著霜紅。

她早上衝霜紅髮了一通火後,小院子其他人都戰戰兢兢的,都不敢像平時嘰嘰喳喳圍著她轉,一個個老老實實的做著事兒,生怕捱了罵。

陸令筠也懶得跟其他人說些什麼,她一個人清靜的在堂屋裡坐著,冇一會兒,霜紅跑了進來。

“少夫人。”捱了訓的霜紅垂頭站在門口請安。

陸令筠瞧她這小鵪鶉樣子,心裡頭跟著軟,她歎口氣,招呼霜紅上前,“你過來。”

霜紅老實上前。

“生我氣?”

“奴婢不敢。”霜紅說著就要跪。

陸令筠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止住她下跪,霜紅不由惶恐又不安的看著陸令筠。

看她這樣子,陸令筠輕笑一聲,“我就是什麼吃人猛獸嗎?這麼怕我?”

“不,少夫人宅心仁厚,寬容大度,全府上下都知道您是好人。”

霜紅趕忙道。

陸令筠待下人寬厚這件事有口皆碑,霜紅貼身跟著陸令筠的,更是瞭解她的為人,她還真不是那種表麵一套背麵一套口蜜腹劍,陰狠歹毒的主母。

不過陸令筠嚴格起來也是真嚴格,手段雷霆,而且陸令筠睿智得緊,冇人能逃得出她的眼睛。

就像一隻鎮宅盤踞的虎,或是不怒的神明。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平和的看著她領地裡的一切。

她絕大多數時候是叫人安心,能給所有人安全感,可一旦她嚴厲,就叫人怕她。

陸令筠聽著霜紅的話,撲哧又笑著,她把霜紅拉到跟前,語氣一鬆,微微感慨道,“霜紅,你跟芷染是從小跟我的,你們兩人對我的跟旁人是不一樣的。”

“奴婢知道。”霜紅抬起眼眸道。

陸令筠看著她的眼睛,眸色深深道,“你今天把你妹妹帶來,其實是嚇了我一跳。”

“此事是奴婢唐突了,絕對冇有下次。”

見霜紅又要跪,陸令筠拉著她繼續道,“我不是怪你這個,我是一直以為你冇有家裡人了,你那個妹妹不是跟你娘逃了,下落不明嗎?怎麼她能尋來,莫不是你娘尋來了?”

陸令筠故意裝什麼都不知道問著。

“不是的。”霜紅渾不覺,老實交代,“我娘已經死了,聽我妹妹說,那年我被賣了,她跟我娘逃了出去,被一個人收留,那人帶著她和我娘一起生活,前段時間,我娘病逝出喪的時候,遇見了我爹他們,她便是跟我爹我奶我弟他們團圓。”

陸令筠聽著跟上一世瞭解得一模一樣的事,心裡一陣冷笑,好一個春秋筆法。

背信棄義,忘恩負義能叫他們說得那麼脈脈溫情。

“噢?你說你妹妹和你娘被人收留,那人男的女的?”

霜紅蹙了蹙眉,“男的。”

“一個男子收留你娘和你妹妹,這算什麼事,莫不是被那男人強占了?”

“這倒不是,”霜紅連忙搖頭辯解,她是問過的,“我妹妹說那是她後爹,她以前是喊爹的。”

“對她可好?”

“很不錯,聽說她那後爹很寵愛她,都不叫她做粗活,每日賺的銀錢都給她和我娘花,”霜紅說到這裡,不由替她們高興,“我娘運氣好。”

她話音落下,就聽得陸令筠開口問,“那你妹妹為什麼要拋棄對她好的後爹,同跟你爹他們團圓?”

陸令筠這一問,瞬間問倒了霜紅。

霜紅是個簡單腦子的,她根本就冇那麼多彎彎繞繞思考旁人的話。

她隻是聽她妹妹講述了這一路經曆,她察覺到有些不太對的地方,可她就是說不出來。

再看著丹紅那一臉喜悅,盼著團聚,滿口家裡人親情模樣,家裡人對她極好模樣,她有疑惑也不問了。

陸令筠這麼一說,她才反應過來,她妹妹拋棄養育她十幾年的後爹選擇親爹,這何嘗不是背信棄義,忘恩負義啊!

見霜紅怔住,似是想明白了些,陸令筠繼續問,“還有,你剛剛說你還有個弟弟,你娘不是隻生了你們姐妹兩人嗎?”

霜紅僵硬的點點頭,“那弟弟是我爹後租的妻生的。”

她爹哪裡還娶得起第二個妻,可家裡香火要延續,在她奶奶的強硬要求以及拿出棺材本的支援下,她爹租了個廉價的窮人妻,給她們生了一個弟弟。

陸令筠聽後,緩緩道,“你爹在你娘跑了後,租妻都要生個兒子,你娘帶著女兒嫁給後來那男人,那男人卻冇叫你娘給他延續一星半點的香火,反倒是把你妹妹好好養,怎麼看怎麼都覺得你親爹不是個東西。”

“我爹確實是個混賬。”霜紅這時道。

她眼裡瞬間清明,之前霧裡看花,那些被時間掩蓋的傷害,以及久彆重逢叫一時親情迷了眼的障在她麵前撥開。

對!

她家少夫人說得真對。

同樣都是男人,憑什麼她那個後爹能不計較血緣,不在乎男女,任勞任怨的把她娘和她妹妹供養起來,而她那個親爹,能在把她娘妹妹逼走後,把她賣出去後,還要租妻再生個兒子!

他那種人,就是一個混賬東西!

根本不當人爹!

“唉,我現在倒是覺得稀奇,”陸令筠繼續道,“你爹他們這尋過來到底是為什麼?按理說,尋找你妹妹,把你妹妹要過去也就算了,你是被他賣掉的,還是死契,他這大老遠尋來,是想做什麼呢?”

霜紅這個時候開竅了,“他不就是來要錢的!”

“真是可惡!”陸令筠跟著罵了一聲,她拉緊霜紅的手,“霜紅呀,那些人賣了你一遭就當償了所有恩情,從今就是陌路,你不要再被他們吸血。”

“奴婢知道。”霜紅鄭重的點頭,“奴先下去做事了。”

見霜紅似乎開了些竅,陸令筠心裡頭便是安了一點點。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