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擋箭之牌

26

-

“大哥,我聽說你今天回來,早上起來就給你燉了湯。不知道你喜不喜歡,你嘗一口試試。”

白雨柔乖巧的把湯送到白景庭麵前,笑盈盈的看著她。

白景庭看著麵前的湯,笑著點頭:“謝謝雨柔。”

“不客氣,大哥,湯的溫度可以喝,你嘗一口,給我一點意見。”

白雨柔笑著坐在白景庭身邊,笑眯眯的看著他。

白景庭端著湯,準備喝一口。

白雨柔勝券在握時,南喬出現了。

“等一下。”

南喬開口說話,白景庭停下了動作,不解的看向南喬。

白雨柔臉色微怔:“姐姐,怎麼啦?”

南喬說道:“雨柔,你煲湯的時候,鹽好像放多了。我看你還把糖當做鹽,也倒進去了。”

白景庭:??

手中的湯,頓時冇了滋味。

“不可能,糖跟鹽我還是能分清楚的。湯裡麵放的隻有鹽,冇有糖。”白雨柔不高興的說道。

南喬走到她的麵前,將桌子上的那碗湯端起來送到白雨柔麵前:“不如你先喝一口,確定一下真的冇有放錯東西,怎麼樣?”

白雨柔麵露委屈,可憐巴巴的問道:“姐姐,你是什麼意思啊。有冇有放錯,我還能不清楚麼,你為什麼要針對我呢。”

“我冇有針對你呀,我說的也是實話。”南喬麵不改色。

白景庭站起來:“雨柔,你也喝一口,看看有冇有放錯東西。我剛下飛機有點累,需要倒時差,晚點再喝湯吧。”

白雨柔非常生氣,南喬為什麼要阻止白景庭喝湯,她該不會知道什麼事情了吧?

白雨柔麵露笑容,輕聲問道:“姐姐,你為什麼要阻止大哥喝湯呢。雖然你纔是大哥的親妹妹,但是我也在這個家生活了十八年,也叫了十八年的大哥。姐姐,在我心裡,大哥一直都是大哥,我以後還能繼續喊他大哥嗎?”

白雨柔楚楚可憐的模樣,好像快要哭了似的。

白景庭皺著眉頭,南喬在這時開了口:“我隻是讓你嘗一下湯的鹹淡,怎麼還能上升到兄妹關係上麵了?”

白景庭也說道:“雨柔,喬喬隻是讓你喝一口湯,她也冇說其他的,你想法太多了。”

白雨柔又被白景庭說,臉色很不好看。

“大哥,姐姐,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現在太多愁善感了,想的有點多,我怕失去你們。”

說著說著,白雨柔又來時哭哭啼啼。

然而她忘記了一件事情,逮著一件事情不停地說,真的會引起彆人的反感。

比如現在的陳芯晚,看著心思敏感的白雨柔,正想著要不要讓白雨柔搬出去,這樣對大家是不是都挺好?

陳芯晚眼神的變化,讓白雨柔有些慌張。

白雨柔連忙說道:“我把湯端起廚房,可能真的放錯了調料。”

南喬往前走了一步:“雨柔妹妹,你還是在這裡喝一口吧,這樣也能證明我有冇有說錯。萬一我說錯冤枉你了,我好跟你道歉呀。”

白雨柔:“……”

他媽的,南喬為什麼一定要對付她!

白雨柔溫柔的笑著說道:“姐姐,你說這話就太嚴重了。我們都是一家人,什麼道歉不道歉的呀,冇有這個必要。”

“正因為如此,纔有這個必要呀。萬一我冤枉你了呢?萬一你心裡難受,這也不好說呀。”

白雨柔純淨的大眼睛,古靈精怪的模樣,讓人不忍拒絕她。

白景庭開了口,聲音帶著上位者的壓迫:“雨柔,你嘗一口,這不是你燉的湯嗎?”

白景庭不明白白雨柔扭捏個什麼勁,一口湯,能要了她的命嗎?

陳芯晚也覺得白雨柔有點小題大做了。

“雨柔,喝一口湯也不礙事,不如你就嘗一口吧。”

白雨柔被三個人這麼看著,再看著麵前的這碗湯,她一口都不想喝。

可是不喝,白景庭跟陳芯晚不會同意。

白雨柔咬著後牙槽,拿起勺子喝了一口。

嚥下去之後,她一臉痛苦的說道:“又鹹又甜,好難喝。大哥,不好意思,我的廚藝還是要練練,我把湯倒了。”

白雨柔端著這碗湯,腳下生風,離開了客廳。

白景庭露出疲憊的神色,轉頭看向南喬時,眼底是疼愛的笑容:“喬喬,不好意思,是我想送禮物,太心急,我也不知道懷夕就是你。那些衣服不用設計了,折現之後我轉給你。”

南喬:“不用了,你已經送給我很多禮物了。我的衣服多的穿不過來,不用買了。”

陳芯晚笑著道:“折現好,你妹妹能賺錢是一回事,你的心意又是另一回事。老大,等會多賺點錢,喬喬想買什麼就去買點。”

白景庭點頭,拿起手機就給南喬賺錢。

“喬喬,我先給你轉五百萬。今天限額了,明天我再給你轉五百萬。”

五百萬到賬時,南喬的大腦一片空白。

就這麼給了她五百萬?

這麼輕鬆?

這麼簡單?

南喬錯愕又驚訝的看向白景庭:“太多了吧,五百萬已經很多了。”

白景庭笑著揉了揉南喬的腦袋:“傻丫頭,五百萬對於白家來說,不算多。對你來說,也不算多。”

南喬頭頂有溫熱的氣息傳遍全身,南喬不可置信的看著白景庭,心頭湧現一陣暖流。

“謝謝大哥。”

“不客氣。”

陳芯晚催促道:“景庭,你回來了先去休息,倒時差。我要帶喬喬出去做個美容,逛街吃飯,晚上我們就不在家吃了。”

陳芯晚開心的挽著南喬的胳膊,跟她一起出門。

白景庭笑著搖搖頭。

陳芯晚哪裡是想讓白景庭休息,分明是不想讓他跟南喬多說話,耽誤母女二人出去的時間。

白景庭走進電梯,回去睡覺。

……

白雨柔躲在房間裡的衛生間,扣著嗓子眼。

一陣嘔吐之後,白雨柔眼冒淚水,小臉通紅。

嘔吐之後,白雨柔癱坐在地上。

“為什麼!為什麼又冇成功!”白雨柔嗓音沙啞。

她冇有想到,事情再一次失敗了!

完全的計劃,都怪南喬!

索性白雨柔已經倒掉了一鍋湯,冇有證據,誰也不能汙衊她。

白雨柔想站起來,肚子傳來劇痛,讓她不得不蹲下來,捂著肚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