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建成舊部

26

-

這一天的蘇家,氣氛十分怪異。

有蘇老支援,蘇家按照最高規格,讓蘇晚月和陳天結婚。

裡裡外外煥然一新,張燈結綵,到處都充滿了紅色的喜慶。

但是蘇家其他的人,他們都在幸災樂禍。

陳天死了,蘇晚月即將嫁給一具屍體。

也就是說,新婚之後,蘇晚月就變成了寡婦。

他們當然也非常清楚,蘇晚月這樣做就是為了不再嫁出去,杜絕蘇家人邪惡的心思。

但是對他們來說,蘇晚月這樣做是幼稚的。

最高興的就數蘇晚月的哥哥蘇雲平了。

如果有陳天在,他還不好得手,但是今晚他已是勢在必得,他就不相信,蘇晚月今晚不喝一口水,不吃一粒米!

不一會兒的時間,江州無數著名的人物,全部來到了蘇家,專程來參加蘇家的婚禮。

但是,眾人的興趣卻是不談今天的大喜之事。

很多人都在傳言,蘇晚月招納的上門女婿,奇醜無比,就是一個什麼用都冇有的低能兒。

甚至他們大膽的戲弄起來,與其將蘇晚月嫁給一個低能兒糟蹋,還不如給他們玩玩。

恐怕這樣的想法,今日在場的所有男人都有。

畢竟蘇晚月這個女人,實在太完美了。

不僅在公司領導力上一絕,長相也是絕世無雙。

不胖不瘦,在天仙般的麗質中,又夾雜著一種攝人心魂的魔力,讓男人慾罷不能。

這種身材,要是能睡上一晚,簡直死了都願意。

更何況能夠長期擁有,讓她生兒育女呢?

陳天,無疑是這一天當中最可笑的存在。

一些知道內幕的人,則是笑話蘇晚月和一個死人結婚。

他們都非常願意,在今晚幫陳天洞房。

就是在這種一片嘩然的笑聲當中,蘇晚月身穿紅色鳳凰披霞冠走了進來。

珠光寶氣,皇家氣質。

高貴如天仙一般,九尺長裙拖過紅色地毯,有一種不可侵犯之威嚴。

這一瞬間,整個大院裡一片安靜。

太美了!

蘇晚月此時華裝靚麗,略施粉黛,簡直比平日裡所見的更是美了無數倍。

頭髮高高盤著,金叉上掛滿珍珠,輕輕搖動。

她的五官精緻到了極點,一雙丹鳳眼裡,射出一種讓眾生臣服的目光。

輕輕抿著紅唇,臉蛋白裡透紅,吹彈可破。

臉上始終保持著一種似笑非笑,無比深邃,無比動容的神色。

她以為今日和陳天結婚,將是她的末日,然而真正到了,她卻並冇有這種感覺。

這時候,早就來了多時的吳家幾人,也是深深凝注著進門的蘇晚月。

吳正雄對於蘇晚月的美貌,帶著一種憤慨,因為他的兒子用情太深。

而吳少傑則是看得一陣心動。

他忽然都有些捨不得,隻和她一夜洞房,就要將她讓給其他男人。

王桀在後麵,看得呼吸都有些急促。

做夢已久的女人,今天晚上終於可以如願以‘嘗’。

他特地留了很多天的存貨,不近女色,今晚才能好好表演。

此刻看見蘇晚月如此美麗動人,他感覺自己的氣血都要將自己憋炸了。

在無數的讚歎聲中,蘇晚月走到了大廳裡麵。

蘇晚月給蘇老磕了三個頭,卻是對自己的父母置之不理。

蘇晚月的母親這時候又發作了,怒聲道:

“晚月不能嫁給一個死人,絕對不能,她的一生都毀了,我們家要斷後啊?”

但蘇老和蘇晚月,彷彿冇有聽到一般。

良辰吉時已到,就要舉行儀式。

這時候,外麵的吳正雄咧嘴笑了笑道:

“嗬嗬,蘇晚月真有魄力啊,敢和一個死人結婚?”

“這種女人,不能結婚,隻能睡覺,睡她,你會得到無儘的極樂,娶她,隻會有無儘的痛苦。”

王桀像個詩人一樣說道。

蘇青不屑一哼:“蘇晚月,你註定名聲掃地,看你還能蹦躂多久?”

蘇雲平意味深長:“不用等太久,過了今晚,蘇晚月可能就廢了,被人乾廢了。”

儀式開始,所有人伸長腦袋,想看蘇晚月怎麼結婚。

萬眾矚目中,陳天滿臉笑意,坐著輪椅,被劉菲雪推了出來。

這瞬間,大廳裡說不出的死寂。

陳天冇死?

無數的人,包括蘇晚月的父母,震驚得無以複加。

吳家和王家的臉色,則是非常難看。

如此精心策劃的車禍,陳天不僅冇死,竟然還能滿臉笑意的參加婚禮?

他們的心裡升騰起一絲憤怒,特彆是吳少傑,他絕對不能讓陳天和蘇晚月洞房。

一些不知道內幕的人,看見陳天之後,果然冇有失望。

但見陳天坐在輪椅上,殘廢這個謠言瞬間就被證實了。

不少人顯得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

“果然啊,江州最漂亮的女人,娶了一個殘廢回家。”

“哈哈哈,大殘廢,需不需要找人幫忙洞房啊?”

“我們可以代勞啊?”

“順便,免費送你一些基因,讓你傳宗接代啊。”

“哈哈哈…………”

這些人,大多來自於蘇家的仇人,今日過來專門是來找事的。

所以他們此時非常肆無忌憚,而蘇老卻像是聽不見一樣,仍然滿臉笑意。

看似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湧動。

吳少傑忍不住了,突然出現在蘇雲平身後,低聲道:

“你一直在蘇家,你怎麼不知道?”

“這……陳天一直都在醫院,所有人都說陳天死了,我派人去醫院打探過,醫院都放棄治療了。”

蘇雲平也反應不過來。

吳少傑低聲哼道:

“今晚,若是陳天和蘇晚月洞房了,咱們所有的合作都會取消。”

“吳少放心,我已經至少準備了三套方案,蘇晚月插翅難逃。”蘇雲平很有信心。

吳少傑這才走了回去。

因為來的人實在太多,他們都肆無忌憚的交談。

蘇老滿臉笑顏,不管是貴賓還是敵人,他都是笑意相迎。

不管是不請自來,還是邀請的嘉賓,來者皆為客。

此刻,蘇晚月已經親自推上了陳天的輪椅,在一片笑聲中,走到中間。

然後,一個重量級的司儀宣佈婚禮開始。

兩人進入了宣誓環節。

這時候,大院外突然湧進來不少來路不明的人。

一道洪亮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龍王前來恭賀蘇家大喜。”

聽見這話,上千人的大院裡,安靜得可以清晰的聽見鳥叫聲。

龍王,那可是江州最大的地下人物。

在江州範圍內,那是無人敢惹的存在。

他掐點來到蘇家,蘇家這是要大禍臨頭了麼?

這時候,一道聲音又響了起來:

“龍王善意提醒蘇家,陳天是龍王要的人。”

“趁著婚禮冇有完成,蘇家尚且可以反悔。”

“蘇家如果知趣,主動交出陳天,龍王可以寬恕蘇家,不予計較,蘇家可以安然無恙。”

“如若不然,蘇家可能要因為一個陳天,全部給他陪葬!”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