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顏麵儘失

26

-

人們全愣了。

隻見白夜擺動腳掌,杵著地麵,在地上以腳緩緩寫出了答案。

雖然黑影封閉了眾人與他們之間的聽力,卻不能封閉眾人的眼睛。

畢竟這考驗的,就是眾人的眼力啊。

“我能不能說你這算作弊黑影停了下來,有些生氣了。

“前輩之前似乎並冇有規定不能寫字吧?更何況,我隻是閒來無事用腳寫幾個字而已,可冇打算讓他們看,他們要看,是他們的事,與我何乾?”白夜淡道。

“竟敢狡辯!”

黑影收起氣容,再度發出陰測測的笑來:“不過小子,你似乎弄錯了一點,我是這裡規則的製定者,我說你錯了,你就是錯了,我說你作弊,你就是作弊,我可是不講道理的,這可是你的失算呐

“那前輩想要如何懲處我?”

“放心,我也不會太為難你,既然你想保他們兩個,那便讓你保吧,不過作為懲罰,你接下來的這道題目,會跟他們不一樣,而且,你的這道題目要比他們難的多

黑影嘿嘿的笑道。

白夜凝了凝眼,感覺有些不妙。

卻見黑影再度招手,每個人的眼前又出現了幻象。

“這道題,你不必回答,待會兒我會單獨對你出題

黑影衝著白夜道。

白夜不語。

黑影出題了。

這又是一道眼力題,一群狂鷹掠過沙漠的景象,時間隻有三息,問的是沙漠沙粒與雄鷹羽毛的數量總和。

這道題目同樣困難,因為幻象中的鷹眼深邃無比,人隻要注意到了鷹眼,便會陷入失神,蒼撫天提前中招,注視到了一眼,便忘乎一切,待回過神來,幻象已經消失,根本來不及數鷹羽及沙粒。

冷有容及杜崖還算沉著冷靜,畢竟有了前車之鑒,二人一直恪守心神,但能不能過,二人也不保證。

對於仇劍殺及圓渡這樣的老牌宗師而言,第六層的難度其實並不大,二人又是毫不費力的回答正確,獲得了前往第七層的資格。

令白夜冇想到的是,那位蒙麵女子竟也輕鬆答對,獲得了前往第七層的資格。

接下來便是杜崖與冷有容。

白夜本欲寫答案,才發現自己的雙腳已被鐵鏈死死捆住,動彈不得。

罷了,也不能一直幫他們,魂者之路,到底還是要靠自己腳踏實地,這一次隻能靠他們自己了。

冷有容與杜崖紛紛給出了答案,緊張萬分。

黑影淡淡的注視著二人,最後揮手,宣佈開來,二人晉升。

冷有容與杜崖聞聲,大喜無比,杜崖長籲一口氣,冷有容那一直冰冷的小臉揚起陣陣興奮。

以他們的實力,一般是止步於此,根本無法涉第七層,通常也隻有老牌宗師能順利進入第七層。而對於冷有容及杜崖而言,進入第七層是至高的榮譽!二人必將名聲大噪,好處不斷。

不過,第七層的考驗並未就此結束。

人們將視線全部落在了白夜的身上,尤其是冷有容與杜崖,興奮過後,急望白夜。

“小子,接下來是你了

黑影撤掉了眾人的遮蔽魂術,讓所有人都能聽到聲音。

白夜見狀,眉頭凝了起來。

但看黑影默唸了幾句。

那纏繞住白夜的鐵鏈突然閃爍了幾道寒光,頃刻間,白夜感覺自己的大腦一陣刺痛。

“精神法術?”

白夜猛然睜開雙眼,神色冰冷的盯著黑影。

一個不備,倒被此人以精神法術偷襲了...這魂術極為高超,想來他活著的時候,是個精通精神魂術的強者。

“隻窺探到了這麼點嗎?不過也足夠了

黑影呢喃一聲,繼而揮手,一道幻象出現在了白夜的麵前。

幻象之中,一個個人在崇山峻嶺間飛奔,而在他們後頭,是可怖的刀劍魂氣,冇過多久,這些人立刻被斬殺致死,有的直接被轟成殘片,血流成河,屍骨遍野。

場麵鮮血淋漓,可怖淒慘,猶如修羅地獄。

白夜雙眼血紅,繼而默然,許久,嘴裡才冒出沙啞的聲音。

“龍淵派...絕魂宗?”

“不錯黑影笑嘻嘻道:“小子,我的問題來了!你所看到的這些畫麵裡,那些死去的人,死後變成了多少塊呢?請告訴我正確答案吧!”

聽到這個問題,很多人都麵露錯愕。

這些畫麵裡是的人雖然多,但要數這個,絕對比數頭髮數沙粒數鷹羽容易的多,以白夜的實力,定然輕而易舉。

隻是...聽白夜所言,這幻象裡的人及物...似乎不是憑空捏造出來的,而是白夜認識的。

若是白夜至親之人,讓他去數這些人的屍塊...那可是天大的侮辱啊!

人們全部默然。

“你想知道答案?”白夜抬起雙眼,淡淡一笑。

“你可以說了,說對,你就可以進入第七層了黑影的雙眼滿是戲謔,輕輕笑道。

“我的答案是....滾!!”

白夜笑容收斂,嘴裡冰冷的吐出一個字來。

頃刻間,整個六層徹底安靜了下來。

人們大眼瞪小眼,無不注視著白夜,張口結舌...

白夜...竟敢辱罵這些萬象門的先祖...

他知道他在做什麼嗎?那可是萬象門先祖啊!!

“你在說什麼?”黑影也愣住了,愕聲問道。

“我說,滾!!”白夜神情冰冷,雙眼佈滿猙獰:“你事先冇有說明不許以腳寫字,這一點,是你的紕漏,你以你的紕漏,強行將這一責任怪在我身上,我白夜無話可說,敬你為萬象門先輩,我甘願受罰,但你卻以我死去的師兄師姐,我死去的師尊師伯之事來針對我,羞辱他們,我白夜決不答應!”

人有逆鱗,這,就是他的逆鱗。

“看樣子你是打算棄權了!”黑影回過神來,不怒反笑,眼神依舊戲謔。

“一個小虛幻境,我白夜不在乎,棄權就棄權白夜冷道。

“既然如此,那你離開吧黑影哼笑道。

“走?可以,不過在走之前,你得向我死去的師尊師兄們道歉白夜凝眼道。

“你說什麼?”黑影有些驚天為人。

而周遭的人更是驚愕連連。

但聽冷有容開腔了,聲音同樣冰冷:“萬象門先輩竟用如此手段,著實讓人失望,若我師父離開,我也棄權!!”

杜崖歎了口氣:“若無白宗師,我也不能成功晉級,我....也棄權

一時間,三人全部棄權。

“傻子!”仇劍殺冷哼。

蒙麵女子目光熠熠的看著三人,不知在想什麼。

“白宗師,忍一忍吧,退一步海闊天空,他畢竟是萬象門先祖,是我們的前輩,你就讓一讓算了衣白秀踟躕了下,開口說道。

“小子,我看你完全不知識物,你的那些什麼師尊師兄,在我眼裡如同螻蟻一般,我便是侮辱了他們,又如何?你讓我向他們道歉?那豈不是我顏麵儘失?不光是我,我萬象門也必顏麵儘失!!所以,休想

黑影怒了,冷哼連連:“你已經棄權,就快離開,道歉之事,你莫要多想,這片天地,有些人有些事,是你觸及不起的!!速速離去!三息之內,你若不走,我將會按照規矩對你進行影雷轟襲,到時候丟了性命,彆怪我

“白夜...”

“宗師...”

杜崖與衣白秀一聽,頓時急了。

但白夜靜靜而立,一動不動。

冷有容見狀,小臉微凝,也不做聲,更不離開。

“好!好!!”

黑影這回是真怒了:“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了!”

話音落下,一道漆黑的雷雲憑空凝聚在白夜的頭頂。

“你無魂力,決然不能抵抗的了我的影雷轟襲!!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走還是不走?”黑影大喝。

“你不向我死去的師尊師兄道歉,今日這六層,必毀無疑白夜聲音冰冷,如九幽寒冰。

“你當真要這麼做?”黑影萬冇想到白夜這般倔強。

“你以為我是在開玩笑嗎?”白夜冷冽而道。

黑影愣了愣,那血紅的眼綻放出一道虹光,凶狠而淒厲。

“既然如此,那好,你可彆後悔!”

雷雲開始凝聚,一道淒怖的雷電在雷雲裡閃爍,那雷電昏暗無匹,極為詭異。

白夜被鐵鏈束縛,動彈不得,天魂被封,根本不能防禦。

“念在你對你曾經的師門如此尊敬,一片赤誠之心,我不殺你,這道雷雲隻會廢掉你幾層修為,並將你擊暈,到時候我便將你丟出去!小虛幻境的規矩不可壞,你,必須離開!”

話音一落,影雷瞬間降臨。

轟咚!

閃電變得漆黑無比,直接竄下,打在白夜身上。

滋滋之聲,充滿了整個六層。

周圍人震驚連連。

“嗬嗬

仇劍殺嘴裡忍不住發出笑來,眼裡儘是喜色。

圓渡抬頭看了眼白夜,依舊在念著佛語。

杜崖歎息連連。

“你這是何苦呢,白夜衣白秀轉過頭去,搖頭呢喃。

蒙麵女子靜靜而望,亦不說話。

哢嚓哢嚓...滋滋滋..

雷擊隕畢。

人們側目而望,那些歎息、無奈亦或興奮的臉,統一變成了震詫...

白夜...竟冇有暈過去!

“什麼?”

仇劍殺的笑瞬間凝固了。

“你竟相安無事...”黑影那凶惡的雙眼也露出了詫異之色,盯著白夜看了會兒,突然失聲:“等等,這是...肉身成聖??”

“你就這點手段嗎?”

白夜淡漠的看著黑影,渾身黑脈驟然閃爍起來,而後全部顯現出來,一股霸道的力量浮升,他雙臂驅力,猛然拽動。

咵嚓...咵嚓.....

一陣爆響在六層盪漾。

束縛著白夜的鐵鏈...竟被生生拽斷!!

眾人倒抽涼氣!

“這不可能...”

“你能封住我的天魂,卻封不住我的勁力!”白夜掙脫束縛,一步步朝黑影走來,神情無比猙獰。

黑影怔然望著白夜,視線落於他身上的黑脈,突然渾身一個激靈,眼裡滿是駭然:“九轉...不滅體?你...竟有這種神體?”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