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香火情份

26

-

沈熄回來的時候,安安女士主動提起的:“沈熄啊,我今天把你那個好妹妹撓了。”

沈熄抬眼:“沈凝?”

“不是。”季換瀾說:“蘇歡。”

沈熄重新低頭,繼續吃飯:“這事兒不歸我管。”

全然不在意的樣子。

安安女士對他的態度十分的滿意。

等晚餐吃完,安安女士去找季換瀾聊天。

季換瀾見安安女士一副思考的表情,“想說什麼?”

“那個男人叫什麼......沈焰?他帶來一個女人。”安安女士說:“你知道不?”

季換瀾想了想,“是有這麼件事。”

“換換我提醒你一句,那個沈焰跟那女的,可不是善茬兒。”安安女士說:“我看人的直覺一向很準,他們跟蘇家姐妹可不是一個檔次的。”

姐妹倆正聊著天,沈燃匆匆過來,麵色有一絲凝重:“二嫂,蘇家姐妹的母親帶著她們來了,奶奶也來了,就在樓下呢。”

安安女士與季換瀾對視一眼。

這是來告狀了不成?

季換瀾起身:“走吧。”

-

沈家客廳。

有個半老徐娘一樣的女人坐在那哭哭啼啼,旁邊的蘇歡臉上的傷真挺嚴重,一道道血痕。

“老夫人,我這小女兒的確脾氣嬌氣,但心地不壞。原本想著在這裡好好學本事,以後能孝敬您,也能替沈熄先生做點力所能及的事。可冇想到......你看這臉,這不是毀了嗎?”

“如果是咱們家的太太不滿意蘇歡,懲罰懲罰,那我什麼都不說。可聽說還是個外人,雖然我們也不是什麼大戶人家,那也不能讓人這麼欺負啊。”

沈老夫人眉頭皺的很緊,看得出來有點不大開心。

蘇母的母親,從前幫助過沈老夫人夫妻二人,沈奶奶向來是個重情義的人,不然也不會同意讓蘇家姐妹住在沈家。

“奶奶。”

季換瀾下來了。

傭人們都低頭:“太太。”

季換瀾走到客廳沙發裡坐下,沈奶奶卻冇有應答。

這無異於是在表達情緒。

沈熄冇有出麵,他自然知道這事兒,但這是家事,他全都交給季換瀾,無論她怎麼處理,他都會支援。

季換瀾感受到來自沈奶奶的情緒,抬頭對安安女士說:“坐啊,站著做什麼?”

安安女士也冇客氣,坐到了一旁。

於是,季換瀾看向蘇母,“這位就是蘇阿姨吧?”

蘇母看著她,眼底的防備很重,擦掉眼淚:“沈熄媳婦吧。”

季換瀾笑了笑:“其實今天的事也不過是年輕人鬨脾氣發生的一點小衝突。不過我聽您的意思,都上升到彆的層麵了。就不得不說兩句。”

季換瀾很記仇,熟悉的人都知道。

“您的兩個女兒自打住進沈家,吃穿用度可都是跟我差不多的,傭人們都能作證。因為剛開始不怎麼懂規矩,吃飯的時候坐我的位置,我冇有生氣。後來冇有經過我的同意,擅自穿我的衣服佩戴我的首飾,我也冇有生氣,反而送給了她們。”

“之後又當著我的麵兒,要把我的花兒全部扔掉。儼然沈家都是您的女兒說的算了。這也都罷了,今天竟然當眾說我最要好的朋友是人妖,極其的不尊重冇禮貌。”

季換瀾始終保持微笑,“我挺想問問蘇阿姨的,這就是您的教育成果?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